“民心”包含的内容很多,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大多信仰宗教,在一些国家,宗教组织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很多官方机构,因此在促进民心相通过程中,我们有必要了解对方民众的宗教信仰、宗教在其社会生活中的影响程度等情况。

  “一带一路”建设要做到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其中民心相通至关重要,只有与沿线国家民心相通,共建“一带一路”才能获得坚实的社会支持,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因某些国家政局变化而带来的合作风险。在推进相关合作项目时,我们不仅要考虑到他国政府的意愿,更要深入地了解他国民众的期待,从他们的需求入手,更加精准地开展合作。

  “民心”包含的内容很多,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大多信仰宗教,在一些国家,宗教组织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很多官方机构,因此在促进民心相通过程中,我们有必要了解对方民众的宗教信仰、宗教在其社会生活中的影响程度等情况。有鉴于此,本文以“世界价值观调查(2016)”的调查数据为基础,解析其中涉及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的价值观态度,以对“一带一路”共建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风险提出对策。

  世界价值观调查是由瑞典非营利组织“世界价值观研究协会”主持进行、描述世界社会文化和政治变迁等问题的全球性的调查研究。从上世纪80年代起,世界价值观研究协会以四至五年为一个周期开展价值观普查,通过委派成员进行调查督导、委托当地研究机构以随机抽样访谈的方式采集数据(例如,2001年次的中国公众价值观调查工作由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承担)。世界价值观调查通常调查受访者关于宗教、性别定位、职业激励、民主、社会资本、善治、政治参与、环境保护以及主观幸福感等各方面的价值观及其转变的情况。“世界价值观调查(2016)”历时四年,在约5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其中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有东盟国家(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等)、西亚北非国家(巴林、巴勒斯坦、伊拉克、约旦、科威特、卡塔尔、土耳其、也门、塞浦路斯、埃及等)、南亚国家(印度、巴基斯坦)、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以及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白俄罗斯、格鲁吉亚、乌克兰、爱沙尼亚、罗马尼亚等国。本文主要选取上述国家与宗教问题相关的数据进行分析。


  他们期望什么:经济发展还是人文关怀


  在调查中,调查人员询问了受访者对于国家优先发展项目的选择,其中有“需要稳定的经济”和“更多的人文关怀”等选项。根据统计结果,上述国家可以分成四类:第一类,高经济发展需求、低人文关怀要求的国家,包括爱沙尼亚、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白俄罗斯、马来西亚、哈萨克斯坦、埃及、亚美尼亚、俄罗斯等;第二类,中等经济发展需求、中等人文关怀要求的国家,包括新加坡、土耳其、泰国、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巴勒斯坦、罗马尼亚、约旦、阿塞拜疆等;第三类,低经济发展需求、高人文关怀要求的国家,包括印度、菲律宾、伊拉克、巴基斯坦等;第四类,对经济发展需求非常低但对人文关怀要求非常高的国家,只有巴林一个。

  由此可见,我们与某些国家开展合作时若一味以经济建设为首要目标,很有可能得不到民众的广泛支持。


  他们信任谁:政府还是宗教组织


  从整体情况看,在上述国家中,多数国家的民众对宗教组织的信任度都高于政府机构。信任度分为四个等级,中间值为2.5分,超过2.5分即为信任度较高,反之为信任度较低。其中,对宗教组织的信任度低于2.5分的只有阿塞拜疆和吉尔吉斯斯坦,而巴基斯坦则最高。与此同时,乌兹别克斯坦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最高,对政府信任度较低(低于2.5分)的国家则有亚美尼亚、塞浦路斯、爱沙尼亚、格鲁吉亚、巴勒斯坦、伊拉克、巴基斯坦、罗马尼亚、俄罗斯、乌克兰、埃及和也门。

  同时,通过对比民众对宗教组织和政府的信任度,我们发现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卡塔尔、巴林、罗马尼亚和新加坡的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高于宗教组织;其他国家民众对宗教组织的信任度都高于政府。由此不难得出结论,在这些国家推进“一带一路”,绝对不要忽视宗教组织的作用。


  宗教信仰如何影响民众的世俗动机

  宗教的重要程度


  这项调查设置了“宗教在你生活中的重要程度”与“认为宗教信仰是孩子最重要的品质”等问题,从调查结果可以看出宗教对民众生活的影响程度。按照宗教的重要性程度从高到低进行排列,上述国家也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卡塔尔、也门、埃及、巴基斯坦、伊拉克、约旦、科威特、巴勒斯坦;第二类,印度、马来西亚、格鲁吉亚、菲律宾;第三类,罗马尼亚、亚美尼亚、土耳其、塞浦路斯、巴林、泰国、新加坡、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阿塞拜疆;第四类,爱沙尼亚、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民心”包含的内容很多,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大多信仰宗教,在一些国家,宗教组织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很多官方机构,因此在促进民心相通过程中,我们有必要了解对方民众的宗教信仰、宗教在其社会生活中的影响程度等情况。


  宗教信仰与财富动机


  不论对于一个国家还是对于一个企业而言,民众或员工的成功动机无疑是推动经济或业绩快速增长的重要动力。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曾提出新教与资本主义精神之间具有亲和性,而其他宗教不利于资本主义精神产生和发展的论断。由此可见,个体的宗教信仰与其成功动机可能具有一定的相关性。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宗教信仰极大地抑制个体的成功动机时,外资在此盲目投资也许会面临极大的风险。

  

640.webp (1)_副本.jpg


  2017年11月27日,巴基斯坦一宗教组织在一场示威活动中向追随者分发食物。“世界价值观调查(2016)”显示,巴基斯坦民众对宗教组织的信任度极高。

  根据此项调查中的“宗教与工作对于人生的重要性”的问题,我们可以将上述国家分为三类:第一类,宗教与工作的重要性均强烈,包括约旦、也门、格鲁吉亚、伊拉克、巴基斯坦、巴勒斯坦、科威特、马来西亚、菲律宾、卡塔尔;第二类,宗教与工作的重要性均一般,包括爱沙尼亚、乌兹别克斯坦、新加坡、亚美尼亚、印度、泰国、塞浦路斯、吉尔吉斯斯坦、罗马尼亚、土耳其;第三类,宗教与工作的重要性均不强烈,包括白俄罗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爱沙尼亚、巴林和埃及这三个国家则较为独特,其中巴林受访民众认为宗教很重要,工作不重要;爱沙尼亚受访民众则认为宗教不重要,工作的重要性一般;埃及受访民众则认为宗教很重要,工作的重要性一般。

  此外,我们还可以根据“对于你而言,尊重宗教或者家庭的传统很重要”和“对于你而言,财富很重要”等问题的统计数据,分析个体的宗教信仰对其成功动机的影响。结果显示:认为宗教传统、财富均很重要的国家有巴基斯坦、科威特、马来西亚、伊拉克、约旦、卡塔尔、土耳其、印度;认为宗教很重要、财富一般的国家有巴勒斯坦、埃及、也门、菲律宾、格鲁吉亚;认为财富很重要、宗教重要性一般的国家有新加坡、吉尔吉斯斯坦;认为宗教、财富的重要性均一般的国家有泰国、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认为宗教重要性一般、财富重要性低的国家有乌兹别克斯坦、乌克兰、塞浦路斯、罗马尼亚、亚美尼亚;认为宗教、财富的重要性都低的国家有爱沙尼亚;俄罗斯受访民众认为宗教重要性低,财富则很重要。


  对其他宗教信徒的态度


  此项调查同样将受访者对其他宗教信徒的信任状况分为四个态度级,超过2.5分即属于宽容度较高。结果显示,只有白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两国的民众对其他宗教信徒的信任度超过2.5分,其他国家均低于2.5分。其中,低于2分(即宗教宽容度低)的国家分别是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新加坡、菲律宾、罗马尼亚、伊拉克、科威特和马来西亚。

  历史和现实经验告诉我们,民众的宗教信仰不仅影响个体的生活,甚至影响着本国政府的对外交往。不论对国家还是企业来说,在“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推进的大背景下,我们应该从实然的角度,以相关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社会发展阶段、宗教传统等为依托,了解他们的所需、所想和所欲,有针对性地进行沟通和合作,才能更好地实现互利共赢。同时,无论在哪一个国家,不同群体的需求不尽相同,因此需对每个国家的内部情况进行更精细的分析。此外,本文主要基于“世界价值观调查(2016)”的数据,而相关民众的某些态度取向并非固定不变的,因此我们也需要定期跟踪相关变化,灵活作出调整。


  作者李峰为华东政法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教授



(来源:《世界知识》)


2018年02月12日

乡村振兴:体制机制咋保障(政策解读·聚焦·中央一号文件)
2018年政策咨询研究:聚焦高质量,开启新征程

上一篇

下一篇

李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众的价值观:宗教因素有多重要?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