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苏湛“火了”,起因是他用文言文写了一封成绩公告。苏教授在公告中写道:“凡今抄袭者,一经查实,不问考勤,皆黜落。”而他“黜落”的方式是,给22位期末作品涉嫌抄袭的学生直接打了0分。不少网友都对老师坚持原则的态度表示支持,但也有人认为,直接给0分是否太过较真?对此,苏湛本人回应说:“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公平,人家辛辛苦苦、老老实实做拿80分,你复制粘贴拿90分,这不公平。”(北京青年报9月16日)

  

大学老师给22个学生0分:老师的可贵品质,为何成了稀缺资源?


  这位副教授的直爽确实令人钦佩,他说,被认定为抄袭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照搬他人已经出版的作品,可以确定整个作品没有一个字是学生自己写的。这样的直爽,其实并不是每个大学老师都能做到的,因为一些老师总认为自己带的学生考分最重要,当然更是自己的脸面,因此,睁只眼闭只眼也就成了一些老师对学生的考评常态。


  但当这种师生常态变成大学中某种相处关系的“师生文化”时,双方的含金量也就大打了折扣。老师本应以严格甚至严厉的治学态度为自任,而为了让学生拿到高分,放松了对学生的考评标准,虽然这看上去会是一派和睦景象,你好我好大家好,学生满意,老师也轻松,但这却是老师不应有的失职。

  

大学老师给22个学生0分:老师的可贵品质,为何成了稀缺资源?


  而对于学生来说,在宝贵的大学时光里学到更多的知识,为将来步入社会发挥自己的价值打下坚实的基础,也应当是每个学生内心的自我责任。这种自我责任,老师无法替代,父母无法替代,因而更应当倍加珍惜这样宝贵的学习时光,这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如果学没有了这种自我责任感,其实就是一种对自己的失志。


  从一些大学普遍存在的这种“师生文化”来说,其实有着相同的根源,即现在是一个资源关系的社会,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了双方未来资源的一部分,这从诸多校庆中的师生互动可以看出,彼此都愿意回忆那种从无“芥蒂”的时光,而最忌讳的就是怕曾经给学生留下的某种不解。

  

大学老师给22个学生0分:老师的可贵品质,为何成了稀缺资源?


  因此,现在一些老师对学生的那些宽松,其实也是在为自己将来建立某社会化师生关系留下足够的积累。但是,这种变异的“师生文化”,已经拆解了社会伦理所能接受的正常师生关系。因为在这样的“师生文化”里面,老师是在矮化自己,学生是在纵容自己,双方都在放弃自己的本质责任,并将一切关系植入了未来功利的基因。


  所以,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一些人认为,直接给0分太过较真。但是,对于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这位副教授来说,这样的较真是必须的,因为这是一种公平环境的塑造。而从更深层面来说,这也是对那些功利型师生关系的一种抵抗,而这,本身就应当是所有大学的老师、教授所应当具有的可贵品质。但遗嘱的是,在那些所谓的“师生文化”之下,一些老师、教授的这种可贵品质,反而成为了一种稀缺资源。



(来源:新浪博客.马进彪时评)

2018年09月17日

贫困户门前为何贴着“领导不要再来了”?
高铁霸座何以道德自律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学老师给22个学生0分:老师的可贵品质,为何成了稀缺资源?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