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对唐纳德-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方针和保护主义政策的担忧并不奇怪。当两个盟国的防御能力不对称时,相互依赖程度越高的一方必然会更加担心其伙伴关系。


  东亚的关键战略问题是中国的崛起。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其将在东亚寻求某种形式的霸权,从而导致冲突的产生。与欧洲不同的是,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东亚从未完全达成某种行之有效的协议,随后冷战的裂化限制了冲突行为体和解的可能。


  如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了一场对华贸易战,并与日本进行了谈判,目标是调整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最近,批评人士担心,双边会谈的推迟及特朗普对日征收汽车关税的威胁,可能会把日本推向中国。


  近几十年来,日本和中国之间的实力平衡发生了显著的变化。2010年,以美元计算,中国的GDP总量超过了日本(尽管人均GDP仍远远落后)。记忆犹新的是,二十多年前,许多美国人担心被日本超过,而不是中国。甚至许多书中预测,战后日本领导的太平洋集团将把美国排除在外,甚至美国最终会不惜与日本开战。相反的是,在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任期内,美国重申了与日本的安全同盟关系,同时承认中国的崛起,并支持其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微信图片_20181008155128.jpg


  在20世纪90年代初,许多观察家认为,美日同盟将会作为冷战的遗留物而被抛弃。其原因是双方贸易关系的高度紧张。1992年,美国参议员保罗•唐加斯(paul tsongas)以“冷战结束,日本获胜”为口号竞选总统。克林顿政府的工作始于“敲打日本”,但经过两年的谈判,克林顿和当时的日本首相桥下龙太郎在1996年发表了一项宣言,宣布美日同盟是冷战后东亚稳定的基石。


  然而,相比美国,日本的不安程度可能会更深,尽管很少公开表达,但这仍然能体现出其忧心忡忡,这与“随着美国对外政策重点转向中国,日本将被边缘化”的现实息息相关。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笔者参与重申美日同盟谈判之时,笔者与日本同行们坐在一张挂着国旗的桌子对面,却很少正式讨论中国问题。但后来,在喝酒时,他们会问,美国是否会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而将外交政策重心从日本转移到中国。

       

  这样的焦虑并不奇怪:当两个盟国的防御能力不对称时,依赖程度越高的一方必然会更加担心双方的伙伴关系。多年以来,一些日本人主张,日本应该成为一个拥有更加全面军事能力的“正常”国家。一些专家甚至建议,日本放弃反核原则,发展核武器。但是这样的措施会带来更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和麻烦。即使日本采取上述措施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无论这个词的含义是什么),它仍然不能与美国或中国相提并论。

  

微信图片_20181008155141.jpg


  现如今,日本对美国的抛弃与否有了新的担忧。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方针和保护主义政策给联盟带来了新的风险。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日本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尽管安倍巧妙地利用了特朗普的自我意识来化解矛盾,但尖锐的分歧依然存在。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钢铁和铝金属关税,令安倍感到惊讶,更加剧了日本的不安。


  特朗普政府还建议,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应该承担更多的防卫责任来保卫自己,并公开质疑,美国亚洲前沿部署部队的价值。一些分析师怀疑,特朗普的行动是否会迫使日本重新考虑对冲风险,并向中国倾斜。但在现阶段,这是不可能的。尽管这些选择可能被提上议事日程,但考虑到日本的疑华思维,这些选择仍将是有限的。除非特朗普的上述言论能走得更远,否则美日同盟仍是最佳选择。


  到目前为止,这个联盟仍然非常强大。安倍很早就与当选总统特朗普进行了接触,先是在纽约的特朗普塔与其会面,然后是访问华盛顿和特朗普的佛罗里达住所海湖庄园。这一关系使五角大楼得以在安全问题上与日本保持密切合作。DPRK问题帮助联盟更加集中注意力,并为特朗普提供了一个机会——向日本保证,美国“100%支持日本”。


  安倍和特朗普都支持针对DPRK的“最大压力”战略,努力争取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制裁的声援与支持。与此同时,日本宣布对弹道防御导弹进行全新的重大投资,并在美日合作中进行共同发展。另一方面,特朗普对Kim Jong-un的态度,在6月份新加坡峰会之后发生了令人惊讶的逆转,这引发了日本对于美国在洲际导弹问题上协议的担忧,并忽视了一直以来的中程导弹问题。(截止本文写作期间的观点,未考虑彭佩奥访问DPRK的因素-译者注)


  特朗普关于责任分担的言论也引起了关注。尽管日本有着国防开支占GDP比例不超过1%的障碍与限制,但它仍然为东道国提供了大量的支持。美国国防部的数据估计表明,日本政府支付了大约75%的驻日美军支援费用。仅今年一年,日本政府就预算了1970亿日元(约合17亿美元)的成本分摊费用,2260亿日元(约合20亿美元)的重组美国部队费用,2660亿日元(约合23亿美元)的各类型社区支持及联盟所需的其他费用。


  正如克林顿政府在25年前所承认的那样,中国的崛起在东亚建立了三国力量的均势。如果美国和日本保持同盟关系,它们就能塑造中国所面临的环境,并帮助遏制其不断上升的实力。但这将取决于特朗普政府是否能够成功维系美日同盟。


  作者系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



(来源:钝角网)

2018年10月10日

李燕:以新工业革命为引领 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

上一篇

下一篇

约瑟夫·奈:中国、日本和特朗普的美国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