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2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共进晚餐,举行会晤。(新华社)


  Sina Weibo Email 由2019年3月到2020年7月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推举特朗普代表该党再次出战总统选举前,在将近一年半时间内,特朗普几乎可以随时灵活地使用“M计划”或“T计划”。只要对竞选连任有利、对选情有利,特朗普都可以对中国保持一定压力。这可以是不破局的“温和压力”,也可以是强迫性的“极限压力”,选举优势的天枰似乎总会倾向特朗普,而非民主党籍总统参选人。


  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阿根廷峰会的一个重要观察点,是中美两国元首就贸易分歧进行的“晚餐会晤”。12月2日终于传来正向、积极和建设性消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达成重要共识,两国将暂时停止相互提高新的关税税率。至此,中美两国已经进行五个多月的贸易战得以“休战”。


  不过,根据两国官方已经公布的会晤成果来看,“休战”并非“止战”,未来中美双方在贸易谈判中仍有许多艰巨挑战,而一旦难以达至元首共识,两国贸易战战火重燃的可能性依旧存在。如何看待这次会晤成果,特别是如何认清特朗普手中的“两个计划”,非常关键且紧迫。


  综合中方事后通报及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官方声明,这次习特会就中美贸易磋商的主要结果是:一、双方就如何妥善解决存在的分歧提出了一系列建设性的方案,中方愿意根据国内市场需求扩大进口美国产品,逐步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其中,中方同意“立即”向美方购买农产品,并“在未确定具体数量”时同意进口美国能源、工业和其他产品;二、美方同意2019年1月1日之后,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维持在10%,而不会提高至25%;三、双方迅速展开有关知识产权保护、强迫技术转让、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剽窃、服务业和农业结构性改变的谈判进程,并努力在90天内完成谈判;四、如果在规定的90天内无法完成谈判和达成协议,美方将把征税比率从现在的10%提高至25%;五、双方工作团队将依照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朝着“取消所有加征关税”的方向加紧磋商,以便尽早达成互利共赢的具体协议。


  概括来说,这些重要共识具有四方面的现实意义:一是暂时缓解了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危险,为双方通过谈判解决问题提供了重要契机;二是双方终于确定必须尽快解决贸易失衡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并提出了具体解决问题的期限,这是长期以来中美两国在贸易失衡问题上纠缠难解的一次重大突破;三是如果中美理顺了经贸关系,维持中美关系大局稳定就有了基础保障,这有利于促进中美关系发展行稳至远;四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美两国确定采取以谈判方式化解贸易分歧,为其他经济体之间乃至在世界范围内解决贸易分歧做出了榜样。


  尽管说中美元首“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取得了重大进展,但考虑到中美工作组的实质谈判时间只有90天,双方面对的问题仍旧非常复杂棘手,特别是美方要求中方“结构性改变”的门槛甚高,特朗普也没有完全放弃“以增税迫使中国让步”的谈判“施压大棒”,加之过去美方政策变化无常有失诚信,因此,距离中美设想的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谈判协议,也依旧是任重道远。这一点中方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


  笔者认为,这次中美元首达成共识,实际上不过是特朗普打出了他手上的两张“计划牌”当中的“温和计划牌”(The Mild Plan,或“M计划”)而已,其交错使用“温和计划牌”与“强硬计划牌”(The Tough Plan,或“T计划”),又是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有着直接关联。尽管距离2020年11月3日总统选举投票日还有近两年时间,但对精明的特朗普来说,现在布阵美中贸易博弈棋局,时间上算是拿捏得相当精准了。


  首先,从美国国内政治上讲,国会中期选举结束不久,虽然民主党重掌众议院,但这丝毫不会影响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而且只抛了一张“M计划牌”就得到想要得到的结果,这对今后赢得国会参众两院议员对华立法的支持,显然具有强化意义。


  其次,从谈判时间和结果上讲,中美双方正式展开谈判(经商定由12月1日开始)需时三个月,也就是要到明年3月初了。如果谈判成功,特朗普既可为美国拿到经济利益,又可以为竞选连任赚取政治资本,可谓一举两得;如果谈判失败,特朗普立即实施“T计划”,启动提升20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至25%,虽然这难以为美国商界和民众带来真正利益上的好处,但对中国施加强硬手段依然可以拉拢利益集团、激发选民民族主义情绪,特朗普还是划算。


  最后,从大选的竞选策略上讲,由2019年3月到2020年7月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推举特朗普代表该党再次出战总统选举前的近一年半时间里,特朗普几乎可以随时灵活地使用“M计划”或“T计划”。只要对竞选连任有利、对选情有利,特朗普都可以对中国保持一定压力。这可以是不破局的“温和压力”,也可以是强迫性的“极限压力”,选举优势的天枰似乎总会倾向特朗普,而非民主党籍总统参选人。在解决对华贸易问题上,民主党籍总统过去久拖不决,相反,如今共和党基本一步到位,商家和工薪阶层选民会选谁,也是一目了然。


  此外,要特别指出的是,美方在当前美中贸易战形势下的主动权和优势是显而易见的。按美国海关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出口1303.7亿美元(中国购买)、自中国进口5056亿美元(美国购买)。按此计算,如果美国计划对来自中国的全部进口商品总价值逾5000亿美元加收关税,而中国又以“同等规模、同等价值”反制,实际上中国并无相当于50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要打一场完全不对等的贸易战,中国处在交战下风已是不言而喻。如果这场贸易战持续打到2020年或更为长久,中国对外贸易甚至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必将严重受损。


  因此,按中国古人所云“昔乎颜渊以退为进,天下鲜俪焉”,中方暂时避开美国强势锋芒,在增加美国商品进口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之时,确保整体就业、外贸和GDP稳增长,实属明智之举。暂时的“避、退、忍、让、隐”皆为反败为胜之谋略。那种情绪化的抱怨或一味指责中国“让步太多”的观点,既毫无道理也不值一驳。


  作者是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




(来源:联合早报网)



2018年12月05日

李培林: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变动、问题和对策
王炳权:改革开放进程中国家与社会关系的“平衡逻辑”

上一篇

下一篇

郑浩:贸易休战与特朗普“M/T计划”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