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钝角网》转登了经济观察报书评《全球不平等卷土重来,何去何从?》一文。此书评来源于沃尔特·沙伊德尔的《不平等社会》一书。


  “最富有的20个美国人现在拥有的财富与这个国家底层的那一半家庭合起来的一样多,而收入最高的1%群体占了国民总收入的1/5。不平等程度在世界大部分地方都在上升。--- 这是一种危险且不断增长的不平等”。(《全球不平等卷土重来,何去何从?》)


  “衡量不平等有很多种方法。在《不平等社会》中,我一般只使用两个最基本的指标:基尼系数和总收入或财富的百分数份额。基尼系数衡量了收入或物质资产的分配偏离完全平等状态的程度。如果某一特定群体的每个成员都收到或持有相同数量的资源,则基尼系数为0;如果一个成员控制了所有这些,而任何其他成员什么也没有,则接近1。因此,分配越不均衡,基尼系数就越高。---基尼系数和收入份额是两种互补的测量工具,强调的是给定分配的不同性质:前者计算不平等的总体程度,后者则对分配的模型提供了急需的深刻理解”。(《全球不平等卷土重来,何去何从?》)


  笔者读了此文后,认为沃尔特·沙伊德尔的平等概念和测量平等的方法不妥。


  如果真正理解了平等的概念,就会知晓:在市场机会平等的条件下,财富差距并不意味着不平等,或许意味着不公平。在市场机会不平等的条件下,财富差距则不仅意味着不平等且不公平。此外,基尼系数是判断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不是判断年收入分配平等程度的指标。


  笔者先从平等与公平的概念谈起。

  

13627189_258190437888647_6545224490865271836_n.jpg


  平等概念


  平等是指每个国民在社会中处于同等的地位,享有同等的权利和具有相同的机会。包括:(1)人格平等。即使存在性别、民族、信仰、职业、经济状况、生活水平等方面的差别,每个国民都应当处于同等的社会地位。 (2) 机会平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不允许任何人具有垄断社会机会的特权,使每个人的能力实现具有同等的机会和环境。在政治领域,机会平等要求人人可以同等地参与政治活动,享有同等的选举和被选举权。在经济领域,机会平等要求人人可以同等地参加市场活动,进行交易和自由竞争。在思想领域,机会平等要求人人可以同等地发表自己的言论,进行交流和争辩。(3)权利平等。人人在法律面前享有同等地权利,任何人不得具有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权。


  就经济领域而言,经济平等包含着主要准则是,经济机会平等。人人都有机会同等地参加市场活动,进行交易和自由竞争,使得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才能。


  由于人的能力不同,所受教育程度不同,工作中努力不同,在经济上,即便所有的人都有进入市场的平等机会,但不一定能得到同等的经济效益,所得到报酬必然不尽相同。


  总之,人生来是平等的。平等是人权的本质属性。人人生而平等意味着,人们在社会、政治、经济、法律等领域具有相等地位,享有相同的权利,但并不意味着社会财富再分配的平等。经济平等是机会平等,不是收入平等。


  公平概念


  公平是指公正地处理社会事情,不能偏私任何一方。所有参与社会合作的人应承担着他应承担的责任,得到他应得的利益。公平包括国民参与政治、经济和社会其他生活的机会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


  就经济领域而言,经济公平意味着经济分配的“合理性”。亦即,每一个人都应根据他的付出得到他所应得的那个份额。法律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的人权,同时也保障每个人基于其社会贡献所应得到的利益。


  经济公平在于对收入分配“合理性”的评估,是一种难以测量的主观的经济价值评估。对于人类来说,由于自身存在的“理性有限和自利性”问题,经济公平是始终伴随人类历史的一道难题。


  收入分配“合理性”评估的关键之一是:如何评估经济投入所产生的价值。


  经济的投入包括不同的资源,资本和生产资料等物质资源,以及企业家才能、技术、信息和劳动力等人力资源。


  如何合理地评估资本和生产资料所创造的价值?如何评估资本和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如何评估企业家和工人所创造的价值?如何评估不同的人力资源之间所创造的价值?例如工程师和工人所创造的价值?怎样设计这些评估模型?这些模型的有效性如何?


  近几十年,评估不同的人力资源之间所创造的价值的模型,即岗位价值评估模型有很多种类。笔者设计的基于流程的岗位价值评估模型是一个有效性相对高的模型。在实际的岗位价值评估中,由于模型设计偏差以及数据收集方法偏离所造成的数据差异,致使被测员工的满意度最高在80%左右。


  人的理性是有限的,无论是资本和生产资料所创造的价值评估、资本和劳动所创造的价值评估,还是企业家和工人所创造的价值评估,其方法和模型都难以准确地测量收入分配“合理性”。


  收入分配“合理性”评估的关键之二是:人的自利性。人是自利的。每个人自利的欲望是不同的。人们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将自己付出及其所得到的报酬与他人的付出和所得的进行比较,并对公平与否做出自己的判断。人的自利性是有差异的,不同的“胃口”使得收入分配“合理性”难以达成一致,以至于某些人总认为自己付出的多,收入的少,不公平。


  由于人类的理性有限和自利性,无论是资本和生产资料所创造的价值评估、资本和劳动所创造的价值评估,还是企业家的利润和工人所应得到收入评估,都是难以达成“合理性”共识的。


  由平等和公平的概念,我们来看贫富悬殊的美国是源于不平等还是不公平。


  平等问题还是公平问题


  美国是一个平等的国家。即使存在性别、民族、信仰、职业、经济状况、生活水平等方面的差别,每个美国人都处于同等的社会地位,人格是平等的。美国法律不允许任何人具有垄断社会机会的特权,使每个美国人都具有同等的机会和环境。在政治领域,机会平等使得美国人可以同等地参与政治活动,享有同等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政治机会是平等的。美国人在法律面前享有同等地权利,任何人不得具有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权,权利是平等的。


  就经济领域而言,美国实行的是市场经济,人人都有机会同等地参加市场活动,进行交易和自由竞争,使得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才能。美国人的经济机会是平等的。


  我们来看美国社会的实际情况。


  首先来看,美国人是如何对待哪些掌握巨额财富的美国人,例如微软的比尔﹒盖茨、苹果的乔布斯、Google的创始人Larry Page 和Sergey Brin、脸书的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埃隆·马斯克。美国人不会认为他们的财富来自不平等的制度,并且会加深美国的不平等。美国人以他们为傲,感谢他们带来了美国的经济繁荣。因为他们都是平等的市场经济的优胜者。正是平等的经济机会使得他们的能力得以充分发挥,所以获得了巨额财富。


  我们再来看近几年美国的民主社会浪潮。


  桑德斯参加美国总统选举在美国掀起一阵民主社会主义浪潮。


  桑德斯对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没有表示不满。桑德斯不满的是美国财富分化日益严重的趋势。桑德斯反对的不是美国的不平等,而是美国人财富严重不均的现状。为了美国经济公平,他主张对有钱人和企业大幅度提高税收,在美国建立起一套覆盖所有人的、由联邦政府单独支付的医疗保险体系,将最底层民众纳入医保体系;他提出要取消公立大学的学费;他提出联邦最低工资要加倍,从当前的7.25美元/小时提高到15美元/小时,重建正在消失的中产阶级等等。桑德斯要在美国创造一个代表所有人而不只是1%富人、以公平正义为原则的政府。


  另一位社会主义的新星——亚历克西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她主张普及公共医疗服务,免费大学教育;穷人应得到住房保障,使住房成为一项权利等。她追求的是美国经济公平。


  同样,茱莉亚·萨拉查(Julia Salazar)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支持控制纽约市的房屋租金、施行全民医保、废除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等。她还表示,自己的主张不是关于社会主义改造和废除私有财产,而是着眼于推动对民众生活产生积极物质影响的变革。她同样追求的是美国经济公平。


  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数百万人失去工作,工人整体收入下降使得财富分配更加不均,贫困化加剧。近几年,美国爆发了多起示威抗议活动。示威者反对的不是美国经济不平等,而是经济不公平。


  例如,2011年,美国爆发了著名的“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示威者把经济问题归罪于华尔街金融业的贪婪和财富分配不公平,并没有归罪于美国经济制度的不平等。


  再如, 2014年爆发了“争取15美元“运动。美国150座城市的快餐业员工举行罢工,要求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以及组织工会的权力。令示威者不满的是,麦当劳高级管理人员年薪数以百万美元计,而许多普通员工时薪仅略高于7.25美元的联邦最低工资标准。他们追求的是经济公平。亦即,每一个人都应根据他的付出得到他所应得的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浪潮的兴起在于,美国经济的不公平引发了美国民众的强烈不满,导致了美国人在意识上向左转向了民主社会主义。


  美国的制度和社会现状告诉我们,美国的经济分配问题是不公平,不是不平等。沃尔特·沙伊德尔认为,当下极少数的美国人和群体拥有巨量的财富,是一种危险且不断增长的不平等的见解是不妥的。


  基尼系数不是衡量平等的方法


  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判断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基尼系数越小,收入分配越平均;基尼系数越大,收入分配越不平均。基尼系数衡量的是收入分配公平程度,不是平等程度。公平和平等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基尼系数没有显示出来在哪里存在分配不公,为什么存在不公。


  沃尔特·沙伊德尔使用基尼系数分析平等问题是方法错误。


  综上所述,沃尔特·沙伊德尔的平等概念是有问题的。世界上有一些国家的社会是不平等的,例如朝鲜。世界上有一些国家的社会是相对平等的,例如美国。美国社会肯定存在着不公平问题,但是,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不存在不公平问题呢?平等问题是类似于朝鲜这样的国家迫切要解决的问题,而公平问题是所有国家都要解决的问题。



(来源:钝角网)

2019年07月29日

铁窗里,驯马人的救赎
上官云:张纪中谈武侠剧:别热衷男欢女爱 要体现武侠精神

上一篇

下一篇

蒋志青:与平等相比,公平才是所有国家都要解决的问题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