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与大众关系是近年世界范围内最受关注的议题之一,更有不少论者指出,两者正在或已经走向分裂。而对于民主制国家,代议制选举也因此被质疑,简言之,如果它是民主的,是完整民意的反映,那么当选的政治精英何以会与大众存在巨大鸿沟。这背后,投票率过低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达维德·范雷布鲁克的《反对选择》将之归因于“代议制选举”的困局,选出的、作为代表的,必然就是精英型的。按他的理解,人们错误地将代议制选举等同于选举,将选举等同于民主,所以出现了“民主疲劳综合征”。


  达维德·范雷布鲁克不同意目前的一些拯救观点。比如:有的认为问题根源是精英个人品格,但解决之道可能滑向民粹主义;有的认为间接民主是病源,但可能会变成追崇疯狂的直接民主。他提出的是通过抽签而不是选举参与政治,并回到古雅典时代探索其实践,即每个被认可的市民都可以被抽中而参与立法、决策(执行由非选举产生的执法机构完成)。他承认可能抽中庸碌者,因此还需选举作为补充。他并不是政治学家,而是作家,但他对选举民主的多元观察,以及对政治学研究的借鉴和判断,使他的写作为反思欧美民主制度困境提供了一种倡导,尽管他可能高估了抽签的地位及其可操作性。





  《反对选举》

  作者:(比利时)达维德·范雷布鲁克

  译者:甘欢

  版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8年7月



(来源:新京报网)

2020年03月01日

Jonathan Kirshner:“条约”里埋下的祸根:凯恩斯是如何预见纳粹德国崛起的?
张宏杰:欧洲中世纪的城市为什么能“自治”

上一篇

下一篇

《反对选举》要反对什么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