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本页标题下方的“来源:‘民族艺术研究杂志’微信公号”,查看报纸文章,链接为:https://mp.weixin.qq.com/s/tuhSqH3wm0Dvuhm_hyEyWg)



  2020年的中国电影处在一个独特的发展时期。一方面是整个世界动荡的局势和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全球性社会问题,从经济、政治的格局到文化发展的碰撞,世界发展景观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这无疑对2020年的文化艺术包括电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另一方面,中国电影和世界电影似乎有着一样的遭际,却又显示出不一样的发展路径,从而形成中国电影发展的独特耀眼格局。


  一、2020年中国电影的市场状况


  2020年中国电影经历了从冰封到开河复苏的跌宕起伏的过程。在2020年1月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中国电影堕入冰封时代。电影市场全面停滞,中国的电影行业按照国家布置的防疫和安全要求,以循序渐进的开放节奏,开启对拍摄基地、剧场影院的封闭消杀到准备放映的规程安排。初始阶段,业界都期望能尽早地进行拍摄和影片放映,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重大疫情一再阻遏了这一进程。期望中国电影重生的欲望也一度使得一些地方三四月份尝试着影院开张,也有部分城市开始实践但最终还是按照国家保障全民健康安全的要求全面叫停放映。随后在全国抗疫大局取得成效的基础上,开启渐进式的开放放映尝试,从5月开始,一些电影院从售卖30%的座位票起开业。尽管事实上按这一比例放片难免亏本,但是它有预示期盼兴旺的作用。随着国家抗疫形势的全面好转,政府有条不紊地逐步放开售座到50%,一直延续到七八月份的基本放开放映。在全世界第一个全面进行电影市场的开放,也显示出中国电影人顽强的抗争精神。由于有《八佰》支撑,作为全年第三大收益月的8月票房33.95亿元。最为重要的是10月的国庆档期,中国电影人憋足了劲,强力促生了中国电影的高潮,全年第一大收益月的10月份,总票房为63.62亿元;全年第二大收益月是12月份,票房为37.75亿元。以上TOP的3个月份为全年总票房贡献了66%。回顾这一年中国电影从冰封到开河再到复苏的路径,借用媒体的概述为“从2020年1月23日影片撤档、影院停业,到7月20日复工,电影行业的‘暂停键’持续了180天。中国电影人服从大局、积极应对,用电影行业独有的方式诠释和弘扬了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的伟大抗疫精神。”[1]

  


  依靠复苏后的市场跃升,2020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到204.17亿元,尽管因疫情影响比上年减少68.23%,但首次票房位居全球市场第一令人惊讶。其中,国产电影票房为170.93亿元,占总票房的83.72%,这既是因为世界上各个国家电影难以上映,也可以看出中国电影自身顽强的生命力,同时票房前10位影片首次为国产影片全包揽。2020全年新增银幕5794块,全国银幕总数达到75581块,全年观影人次5.48亿。[ 2]2020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过亿影片32部,过10亿元4部。其中,《八佰》以31.09亿元登上年度票房冠军宝座,《我和我的家乡》28.29亿元为亚军,《姜子牙》16.03亿元为季军。就单日票房而言,从7月20日影院重新营业当日的422万元,到8月25日“七夕档”单日产出5.3亿元,另有《夺冠》等21部国产影片票房破亿元。10月1日“双节”合一的单日745亿元,国庆档8天约1亿人次贡献39.52亿元票房,《金刚川》破10亿元。中国电影市场在2020年后几个月既弥补了此前的萧条数据,又创造了全球电影一花独放的兴旺局面,驱散了冰雪寒冻,为2021年做了鼓舞人心的铺垫。


  (一) 就总体而言,整个2020年电影市场的发展曲线呈现出阶段性起伏


  1. 春节档期:经历了曾经充满期待的档期大片云集却戛然而止、猝不及防的局势让电影市场惊愕,从拍摄场地到创作机构,以及放映场全部停业,电影人陷入担忧之中。但《囧妈》出人预料的网络免费放映激起议论波澜。


  2.上半年市场:经历了波澜起伏的跃动。疫情稍微好转业界就跃跃欲试:影院期望开放、院线急于出台开张措施、评论者为制作公司破产和影院危机呼吁及早放开放映。面对疫情的产业生存合理性与社会安全之间发生矛盾。似乎想尽早开放市场而收获电影的效益,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可得。上半年电影业困难重重急于解困却不得,引申出如何才能把握大局观,电影市场和社会政治、经济、安全的协调度,以及电影人如何才能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做好自己所应当做的准备。这是中国电影的一个冰冻时期。


  3.暑期档期:破解上半年困局的是暑期出现的小高潮,即《八佰》勇敢定档而孤军奋战,第一个尝试吃螃蟹。其充分展现出疫情中电影人单枪匹马的担当、电影人对于自己创作内容的自信和把握时机的精准。由此使人更加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即如何满足受众对于电影的期望也是电影人生产的要义所在之一。《八佰》给人的启示是近年中国电影发展信念的独特折射。从此前一年遭受的放映风波到关键时期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而满足大众市场需要,其题材内容恰当呼应时代要求而逆势成功,这再一次证明电影创作自身的坚实度,和创作者把握时机转逆境为顺境的勇气。电影创作需要勇敢实现自己追求的自信心,呼应时代和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判断力。《八佰》在特殊背景下意外创造的2020年全球电影票房第一,背后涉及的原因值得人们思考。如何在全民抗疫过程中能够全国一盘棋,有条不紊地逐渐恢复电影业,以及《八佰》所走出的审时度势抓住时机、坚信自己的创造性和大众的需求也是创作者们需要借鉴的。呼应内在和外在的双重潮流才能创造出千载难逢的世界第一,为中国电影在特殊的时候勇敢地抛洒出动人的闪光点。


  4.国庆档期:这一个档期没有辜负时代的期望,延续前一年度国庆档期盛举,2020国庆档期中国电影向世界展示了热火的景观。近40亿元票房虽然较2019年下降11.37%,但总体高于2018年及之前的年份,为世界展示了中国社会的抗疫成果和电影市场恢复常态的耀眼面貌。过去多多少少带着政治意识形态痕迹的档期,已经成为人们认可、拥有全年举足轻重地位的所在。国庆档期的高调产出使之成为这一年度最重要的一个档期,借国庆档收获,10月份总票房为63.62亿元,也启示人们以国家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的坚实努力,去呼应整个时代电影创作所需要的热情。国庆档期的中国电影涌现出以《我和我的家乡》《金刚川》等带着鲜明时代色彩与国人高昂精神的出色作品,为世界展示中国当代社会生活状貌、抗美援朝精神和人们对于国家的高度认可。

  


  5.贺岁档期:2020年随着抗疫取得决定性胜利,后几个月的中国电影恢复常态,最后一个季度的总票房为120.19亿元,而2020年全年票房数量最高的月份为10月份,其次是12月份,票房为37.75亿元。自然,中国电影在世界上最早恢复并且取得全年票房第一的意外成绩,为2021年电影跃进铺垫了良好的局面。优质电影如《一秒钟》《拆弹专家2》和《送你一朵小红花》的上映,分别将老导演的艺术追求、港派电影的特色显现、现实性表现与情感表现的融合做了出色的展示。


  回望整个年度五个不同时期的电影市场呈现,我们可以看到,其前冷后热的变化和从冰封到开河的努力,既是特殊疫情导致的,又凸显出中国社会发展不同于世界的景观。其必然性也同时是电影人在经年累月的积累中,对于这块土地上的生活的呼应,以及对于中国电影创造已经具备继承既有的好的传统,同时更大步向前迈进的证明。而抓住时机呈现出中国电影的韧性,实际上为2021年中国电影更大跃进,拉开了一块突破时代艰难而凸显自身魅力的帷幕。


  (二) 2020年的不平凡,也凸显出中国电影的不同寻常


  1. 需要强调2020年中国电影取得的成绩,的确是和上述描绘的中国在抗击疫情上,不同于许多国家的积极状态,而显示出独一无二的社会制度带来的优势。首先是在世界电影的格局中,中国电影的确以自己的实力,独一无二地创造了单片最高票房和全年世界电影票房市场第一,这一成绩在既往令人难以置信。单纯来看,这似乎只是一个特定背景下中国电影的飞跃,但是综合来看,事实上是中国电影近年不断的积累,并且和国家文化战略更好地结合所凸显出的成绩。市场其实不能单一以票房来看待,市场是和整个社会大的走势,和文化建设日积月累的发展构成连带关系的。单凭全世界电影票房都在大幅度下降,却只中国电影单兵突进,就从多角度证明中国电影具有的实力。


  2.但同时,2020的中国电影因为疫情的原因,和往年相比仅仅收获了往年1/3的票房收入,但其实已经难能可贵。因为我们所取得的票房成绩,是在2020整个年度的最后4个多月积累起来的。2019年的全年票房成绩是642.66亿元,而2020年在如此大的疫情的背景下,竟然依靠最后4个多月的复苏并且发力,依然取得这非同一般的收获,似乎也在证明,中国电影始终没有放弃创造的精神,并且有实力在尚未完全恢复常态的时候,不懈努力而奋进。[3]


  3.放眼全球,在世界电影市场尚未摆脱困境、电影业都还低迷的时候,中国电影能够以自己的努力和实力与国家抗疫精神相匹配地,有秩序、有节奏、有起伏地变化而凸显出如此奇迹般的独特景观,这透射出的是中国电影和电影人,对于整个国家和社会发展的责任担当。人们也越来越不把电影只当成一种单纯的艺术创作对象,而作为整个国家文化的象征,和满足人民生活需要的一种精神的体现。因此政府、电影人、观众都努力从政策支持、创作坚守和观赏热情支持等方面,聚力恢复兴旺的景观。


  4.疫情下,中国电影却在世界电影独放异彩、风景这边独好的现象后面,其本质是中国电影本身近几年已经形成的一些良性发展趋势,并且形成自身规则。一些艺术探索的开放度、蓬勃向上的气息,以及在档期上依然延续既往的热火拥戴局面,是中国电影的文化形象的体现,也是积极性的发展态势使然。


  二、2020年中国电影热点及其折射的思考


  2020年独特年代的电影创作需要放在特定背景下来观照,在新冠肺炎带来的猝不及防的日子里,一些电影的呈现超越了电影本身凸显的魅力,一些电影还折射出时代所带来的独特意味。


  (一)上半年的《囧妈》


  2020年春节档期因突如其来的疫情所有电影都按下暂停键时,《囧妈》破天荒地宣布在网络上免费放映,让蜗居在家的人们喜出望外。春节档期唯一能看到的电影《囧妈》成为打破影院窗口期制度的首例,也突破关于影院电影与互联网之间的无关干系。尽管短时间内还未知这种突破会使得影院生存遭遇多大难题,但这对互联网与电影之间的消长、互联网与影院电影之间收益分成的体制,以及互联网与大众观影之间的自律性与灵活性的关系,必然带来长远影响。《囧妈》的网络放映作为2020年独一无二的“触网”电影现象,是依存于充满期待的春节档被新冠肺炎爆发打断、所有电影在人们期待影院观影中落空而唯一开启线上放映的电影,意义不凡。电影院暂停背景下,出品方快速与横店影业解除出资关系,并且与互联网方的字节跳动联袂免费上线,此事所激起的反应主要在于:大众欢欣鼓舞,满足了其蜗居期间的观影诉求;但电影放映业却一片责骂声,甚至组团告状要求处罚其破规行为;出资方花费6.3亿元购买播放权使出品方免于亏损并且无须担忧成本回收等问题。历史翻过这一页时,我们看到无论是好莱坞影片打破窗口期举止不断,还是好莱坞一些影片和奈飞(Netflix)等流媒体高密度结合的事实,中国电影业应当反思遭遇危机时如何应对的长远大计和如何灵动变化。往后看,没有灵动的措施而死守保存利益的规则,自然就没有一部影片大胆如《八佰》勇敢率先定档,无惧孤军奋战8月份,反而取得全球票房第一的单片佳绩。

  


  总之,《囧妈》在前破局,《八佰》随后果敢,其触及的关于电影业在市场深化改革和适应现实面前,灵动地应对疫情,摆脱短期利益和着眼长远发展的效应上,电影业看清自己的行业性质,获取利益和为整个社会服务等问题,都是值得比对的案例。有一点非常明确,中国电影业已经到了如何把持影院的地位与互联网之间关系的时候了,并且应谋划更长远改革的端口,这也许是2021年我们应该思考的热点。


  (二)暑期的《八佰》


  《八佰》历经坎坷、延宕一年,却意外成为中国电影中少有地占据年度世界第一票房的影片。此前一年,2019年曾经要上映但是因各种原因未能面世,反而激起人们格外关注这部影片的命运并期待着观看。2020年下半年疫情尚未完全解除的时候,考验影片的质量、剧组的信心还有影片上映档期选择的判断都需要先行者。一年前的下线并没有摧折《八佰》对于自己的信心,相信影片对于独特历史的意义表现价值,于是在谁都在观望的最关键之时,只有这部历经坎坷的电影,在疫情尚未结束且变幻莫测的时候,敢于第一个决断定档,收获的就是胆量、信心和对于表现历史的一种独特的情感。所以影片令人振奋地收获了近31亿票房,也意外地成为2020年世界第一高票房的影片。在市场操作、在面对大众心理需求的把握上、在对于自己创造坚实度的信念上都经受了考验,才有所谓的意外收获。


  就内容而言,《八佰》的确值得这么高的票房。无论是在租界还是在四行仓库,那种义无反顾抗敌的真实情绪让观众感同身受。影片表现的是我们的前辈为了中国英勇地牺牲奋战。《八佰》还原历史,包括特定背景下日本侵略者还没有和英美国家撕破脸面的时候,有所顾忌地在江边的四行仓库前,面对800壮士抗击的局面。对岸公共租界的人们翘首盼望御敌,也暂时还可以相对自由地观望;而四行仓库中英勇的抗击者们,像一座坚强的堡垒,即便大势已去,800壮士依然以自己顽强的牺牲精神抵抗入侵者,从而鼓舞着全中国人民。影片中的人物以群像方式出现,是一种民族群体精神的折射。看到日军即将炸毁仓库门墙之时,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带着手榴弹从窗口跳下去引爆了炸药,以这悲壮动人的场面铸就伟大的抗敌精神。《八佰》给人的启示是,电影要靠坚持的精神创造,对于社会生活深入的挖掘和揭示,用还原历史的态度来进行艺术创作,同时要精确地表现人的情感、民族的情感。艺术创作者要有坚定的信念,靠内涵的力量和审时度势来造就精品,而不是投机取巧、试图拍一把就走。


  (三)国庆档前上映的《夺冠》[4]


  这是一部艺术化把握体育历史的电影,让人怀想当初女排成长和奋斗的经历,它呼唤着一种顽强拼搏、振国威和长民族志气的影响一代人的中国女排精神。影片对郎平、陪练陈忠和与中国女排的成长经历的起伏变化,做了细致的、不同阶段的表现。巩俐饰演的郎平的确惟妙惟肖,神态举止和行为方式都很到位。演员彭昱畅和黄渤扮演的作为陪练青年时段和成年后陈忠和的表现各有高下,但都有个性出彩。《夺冠》经历过改名和质疑风波,却依然是一部值得关注的独特影片。影片对郎平内心世界的复杂性和带着新的世界眼光的一种人格才能的艺术表现,是女排故事的新拓展。

  


  本片又成为典型的2020年重大疫情事件之中档期选择不够恰当的一个案例。从题材来看,《夺冠》应当适合国庆档期上映,但却拥挤在这个档期的一堆喜剧片之中,难免消减了营构大众狂欢的机遇,也错失了鼓舞人心和体现其内容深厚性的独特环境的支撑。既没有如《囧妈》那样抢先面世体现其励志效果,又意识到在国庆档的拥挤之中未必会有有利局面,但却犹犹豫豫在最后关头才提前5天定档,试图突破重围。显然,一种随机飘荡而并没有定力的选择使得影片也错失了更强悍的收益和影响力。错峰之举前有《八佰》夺人眼目,后有贺岁档诸片凸显效应,这让《夺冠》的位置有些尴尬,收益也有些遗憾。当然,不可否认《夺冠》依然是一部出色的电影,然而对于女排夺冠这样的重大事件而言,排档似乎欠了时机选择和凸显的火候。


  (四)国庆档期的《我和我的家乡》


  这是中国电影成熟期所创造的集群式的导演短片汇集样式的又一个成功案例。中国电影从2009年《建国大业》到2011年《建党伟业》,以及2017年的《建军大业》等所开启的群体式的明星汇集参与演出,为历史上众多人物的艺术表现开拓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大片运营模式。而汇集到2019年国庆档期,更创设出类似的中国模式分支《我和我的祖国》作为代表,将重大的历史事件聚焦到小人物所经历的小事情上,来折射时代大命题。不同的是,此前为一个影片大量聚集明星,此时是7位不同导演聚会7个片段构成“我和我的祖国”的主题交响。对于中国人而言,大历史和小人物之间的结合一点都不违和,反而新鲜动人。一年之后《我和我的家乡》再一次重现导演聚会一部电影的尝试,只是焦点汇集为对当下的家乡所做的描绘,并且多以喜剧的方式来展现,也以多明星连缀出镜,颇为诱人。


  《我和我的家乡》与前一年《我和我的祖国》相比,凸显其不一样的浓郁乡土气息,而增添了喜剧的幽默感,不以凸显宏大题材的庄重性为目的却依然具有键入生活之中的现实性和动人性,凸显着人和人的多样情感,表现细致入微。《我和我的家乡》的价值,是为2020年振奋人心的国庆档期注入强力,维持着2019年以来国庆档成为中国最主要的档期的生命力支撑。


  (五)国庆档后的《金刚川》


  该片在特殊创作背景下,以管虎、郭帆、路阳3个导演联袂而各有所长3地分工,而形成了整体上的科技加战争激烈搏击的独特表现。影片非常聪明地把抗美援朝的艰险故事凝聚在1座浮桥这一焦点上,但其实重在从围绕小桥的人和事中折射出中国志愿军的精神品质:无惧威胁、永远不为强敌屈服的顽强精神。影片4段故事有机联系却各有分工,大局有粗有略,细部不落空,故事悲而壮,人物在群体簇拥下闪现出个性光彩。其为抗美援朝战场缩微了生动境况,为那一段历史重现开启了新的局面!

  


  (六)贺岁档的《气球》


  这是11月上映的令人难忘的独特艺术创作。我们其实从内心里都期望有“真正的电影”,或者说期望对文人角度的艺术电影情有独钟的创造,但是什么是艺术电影?好莱坞反对区分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自然无法回避商业电影。但事实上不能只有单一适应大众需要的娱乐电影,还要有文化意识和之于中国文化而言具有艺术个性的大艺术趣味电影。艺术电影执着于创作者观察生活后的提炼,以影像魅力来产生艺术感染力。《气球》就是我们心目中的独特电影,如生活画卷一般展开,但你会慢慢地感知到艺术电影的人文情怀和思考意味。万玛才旦导演很好地把握了藏地电影的独特之处,避开了喧嚣都市社会表面的安详,又呼应了我们对于传统生活、乡村生活的深度认识。影片从生活情境中去植入矛盾、展开内心冲突,去体现由此带来现代社会对人的个性、人的民主意念、人的生活的思考。影片对于人的内心有层次有内涵的显现,没有所谓激烈的批判,但是对于人类文明在生存发展之中难以避免的女性主义的思索深入。影片最后真正的红气球飘上云天,所有人都在凝视的时候,不管他们的生活、个性、遭际如何,那就是一种仰望和希望,也就是憧憬美好世界的一种渴望的余味无穷。


  万玛才旦堪称具有代表性的新生代导演。从导演的身份上和题材的身份上似乎其依然是藏地的电影,然而其气量、境界、艺术表现的世界却超越了藏地电影。他拿一个小小的“气球”做文章,对于孩子、成年人的表现,尤其是成年人之间的爱恋情感和他们周遭的社会环境,以及以妻子为代表的女性对于生活理念的屈服和满足的习惯,与女性意识开始觉醒而试图争夺自身把持身体意念上,有了一种矛盾纠葛而具备有深厚内涵的表现。影片创作因其在艺术表现上的自由和朴实,又成为一个年度最扎实的影像。

  


  (七)贺岁档的《一秒钟》


  张艺谋的《一秒钟》是2020年几部艺术精细创作之一,从《风平浪静》到《气球》《拆弹专家2》和《一秒钟》,是2020年中国电影所达到的艺术高度的证明。影片以还原的历史为背景,以丰富的融合性构成了张艺谋电影的特质,包括保持着他的大场面展示,他善于凸显的沙漠人迹映衬的景观,制造礼堂之中庄严圣洁的清洗胶片后欢呼放映场面等仪式感。张艺谋对于历史的不能忘怀,是那一代人的不舍记忆。而对于胶片不能忘怀也是他职业的记忆。其实更重要的是对于人性内心深处的剖析不能忘怀,这才是其真正的本意。影片的巧妙之处就在于围绕胶片记载的情感,展现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和命运坎坷纠葛。所以在胶片上所刻印的历史和现实,以及人的寄托所在,似乎是叙事的聚焦点,但真正看到的还是这个世界后面所牵扯的关于人心人性和社会历史的各种丰富而复杂性的景象。

  


  (八)年度交接的《送你一朵小红花》


  2020年12月31号开启放映,延及更多的社会反响在2021年,但事实上,她成为中国电影在送别2020年迎接2021年大发展的一部独特影片。似乎是为经历了2020年艰难的中国电影和电影人,为2021年中国电影和电影院奉献上的一朵小红花,也是激励人心的小红花。影片表现患了癌症的家庭和相互慰藉的一个群落,在精神低落的时候,彼此的支撑鼓励。父母为了孩子隐忍且强作欢颜,病友们在彼此抱团取暖的经历中,显示人类与病魔宣战时所表现出的伟大精神。男主人公韦一航罹患癌症怨天尤人,而女主人公马小远开朗大气,掩饰着自己的病痛为他打气鼓励,《送你一朵小红花》表现的是罹患脑癌等一群人在人生抗争中平实背后的家庭哀戚悲痛。它表现哀泣世界,却鼓励着爱和深情,为人间奉献了一朵动人的激励人的小红花!

  


  

       参考文献:


  [1] 李霆钧:《国家电影局发布数据:2020年全国市场电影票房达到204.17亿元》,网易网,https://www.163.com/dy/article/FVC345840517DKB7html,发表时间2021年1月2日。

  [2] 万晓茜:《国家电影专资办发布<2020年度中国电影市场数据报告>》,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449518780_388075,发表时间2021年2月8日。

  [3] 姜天骄:《2019年票房增至642.66亿元 电影市场当重品质提升》,《经济日报》2020年1月6日。

  [4] 《夺冠》于2020年9月28日上映。

  本文为《民族艺术研究》杂志2021年第2期“2020年中国艺术热点现象述评”专题刊出 2021年4月28日出刊

  作者:周星,北京师范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教育部高校戏剧与影视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全国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何东煜,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2020级戏剧与影视学专业博士研究生




来源:‘民族艺术研究杂志’微信公号”


2021年05月08日

《扫黑·决战》的原型有多狠?这部戏都给你拍了出来
米奇·阿尔博姆:重温“相约星期二”的感动,暌违十五年的心灵之约

上一篇

下一篇

周星 何东煜:2020年中国电影热点现象述评

添加时间:

留言板
留言标题:
留言内容:
联系邮箱:
验证码: